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不伦恋情  »  绮梦日记
绮梦日记

正是忙得不可开交的年纪。

今年没什幺特别值得一提的事。虽然也和朋友一起玩电脑,却没什幺好软体。想靠赌博赢点钱,可是每次都输。虽然这是常有的事,可是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到什幺时候呢?

这里是每半年举办一次的漫画杂誌展售会场。往右边看是一群读书族,都是有点胖的『常见类型』男女,他们为了寻找理想的书本,汗流浃背地来来往往。我每年都会来这里,虽然对这总是一成不变的景象觉得无聊,一方面却能从中得到一点安全感。

我─速见晓─现在只想尽快将新软体带回家而在会场里四处晃蕩。逛了一会儿,发现自己好像走到了新人区,人潮显得比较少。

「大哥!大哥!」

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大声地在叫着。是在叫我吗?于是便回头四处张望。

「这里!在这里!大哥!」

在那里,一位穿着卡通女主角装扮的女孩子,坐在像路边摊似的一张小桌子及折叠椅上面,对着我微笑。

「那个长髮飘逸的大哥,怎样?要不要买我的软体啊?」她说着,将一片软体递到我面前。它的封面是深蓝色的夜空中挂着一轮明月。

「这可是很适合你的软体哟~」

虽然她用着非常猥亵的口吻说话,不过既然只是个小女孩就原谅她了。看看四周,长头髮的确实就只有我一个。没错,我确实是长髮飘逸。不过『很适合的软体』是怎幺一回事呢?难道这女孩子有一眼就能看穿别人嗜好的能力吗?

觉得好像有点意思,于是便将软体接过手。

「这是什幺?」

是张上面写着『伽具夜』的CD-ROM。

「怎样?要买一张吗?我们的软体可不只是CD哟!也有声音,颜色又漂亮,很值得推荐哟!」

有点犹豫。不过我本身对这片CD软体也有一点兴趣,而且在这个死气沉沉、无聊的会场里,为什幺只有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如此有朝气?这也引起了我的兴趣。或许是因为她穿着美少女战士的服装吸引了我吧…

买了一张,不过动机却不是很单纯。

「谢谢。啊!如果连这杂誌也一起买的话就更好了!」

她堆着满脸笑容,将杂誌伸到我面前,不过我却微笑着郑重拒绝了。

「你这个人可以如此保持心性,相当不错哟…」

一将CD拿到手,我马上就离开那露出一脸讶异表情的女孩子。这就是我和『她』的邂逅。

* * *

我一回到家,马上将CD-ROM放进电脑里。

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…

一连串的电子声响之后,全黑的画面里,浮出了KAGUYA SYSTEMVER.3.5J的字样,不过不久后便消失。过了一会儿,出现『请输入你的名字』。以前我都是输入电脑笔名的,不知道当时为什幺却输入『阿晓』这个真名,然后按下Enter键。

画面出现『名字输入完成…请稍等一下。』,然后发出磁碟机运转的声音。

『设定完成…现在开始读写。』

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…

到底是什幺东西呢?突然,画面几乎像要刺痛眼睛般的亮起来,到底发生什幺事了!?

画面上,出现了一位天真漫烂,胸口打着一个大蝴蝶结,看起来简直就像是糖果包装般少女服装的女孩子。

「喔喔!这里是哪里啊?」

萤幕中,她摊开双手,睁着圆圆的双眼看向我这边。咦─这声音不就是我喜欢的配音员的声音吗?果然不错。这片CD既有声音、色彩也艳丽,而女孩子也是我喜欢的可爱的类型。现在竟然连这种软体都有了,想起来真是有点感歎…再看一下画面,发现她的视线还是对着我。

「对了!你就是买了这张软体的大哥啊,谢谢你…不过你为什幺露出很困惑的表情呢?」

是这样吗?我只是将手撑着下颚,有点感歎而已。

「现在开始要和我一起玩吗?阿晓哥哥?」

「呵呵,真有趣,会叫出我输入的名字啊…等等!你怎幺会知道我现在的姿势呀?」

女孩子没理我,歪着脖子像是在观看房间似地朝四周打量。

「房间整理的不错嘛…真佩服!」

因为我有很多卡通人物的海报、漫画书,以及录影带,不想被女孩子批评『原来你的房间这幺乱啊…』,所以对于整理整顿、灰尘什幺的非常注意。

「这没有什幺啦…喂!等等!」

竟然变成和软体中的女孩子对话起来的情况,这样子好吗?我由于太过惊讶而感到有点晕眩。

「啊!等一下,阿晓哥哥,我现在就去你那里!」

「现在?咦?过来?…喂!」

是看见幻觉吧!还是我太疲倦了?我不自觉地抬头看着天花板,贬眨眼睛。就在这时候,画面突然发出闪光。

软体故障了吗?想到这个,便向前看去,这不是真的吧?…刚才画面中的女孩子已经跳出来在我的眼前了!

「什幺?什幺?发生什幺事了!」我对整个经过简直不敢相信地呆住了。

「呀!呵!你好吗?」她满脸笑容地对我挥了挥手。啊!站在我眼前的是刚刚还在画面上的女孩子!

我由于这无法相信的事实而翻了白眼。

「你大概是因为第一次看到,所以吓到了吧!」

当然会吓一跳。虽然听过很多从电视画面跑出女孩子的传说,不过真的出现在眼前可还是第一次!

「…等一下,喂…」

嘴唇虽然能动了,可是还是发不出声音来。我不自觉的指着女孩子。

「咦?想要握手吗?这样的客人还真少…嗨!初次见面,阿晓大哥,请多指教!」白嫩嫩的小手握住我的手,就像是蹦出炉的蛋糕一样,又柔软又温暖。

「…啊…喔…」

还是无法发出声音。怎幺会这样子?我一直颤抖个不停。

「讨厌!你还在害怕吗?大哥你或许是个很小心的人吧?」

「不,不是…只是觉得很混乱,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?」

「太好了!我还在担心你要是就这样发不出声音来该怎幺办才好。不过能让你幺吃惊,我也觉得很高兴!」

她一直抛着媚眼,笑着对我说话。虽然有点像被戏弄而感到忿忿不平,但是不可思议地,我却生不起气来。毕竟这女孩子还是很可爱的。连我这钢铁一般的心,也被她具有魅力的笑容所融化。真是不可思议。

「嗯,让你这幺吃惊,第一阶段就此告一段落。现在开始进行第二阶段!」

「第…第二阶段是什幺?我可再也经不起吓了…」

她反而更靠近我,跪下来慢慢地将我裤子的拉链拉开。然后接着…将我的,我的…!

「啊!」

她将我的分身小心翼翼地掏出来,然后含入她小巧可爱的口中。

「等…等一下…」

「啊!渐渐地变健壮了,真有趣!」

她温柔地、专注地舔着,吸着我那因为她的唾液而变得十分湿濡的分身…这年幼、可爱的少女所演奏出来的淫蕩声音,充满了整间房间。

「稍、稍微、停、停一下!」

在以前的确曾经偷看过父亲所藏的A片,其中有『别人的老婆一打开门,就被陌生的男人所袭击』的画面,而我现在的心境就和那种感觉类似。在这种时候,即使是男人也只有先叫『住手』吧?尤其是还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底细的时候。

虽然这幺想,但她的舌头正从上方舔到雄伟挺立着的分身的下方。像画画般轻轻的、慢慢的舔弄内侧。

「啊!啊…」

感觉真舒服,现在我正品嚐着这世间的极乐。所有的一切事物都变得美好了,我的分身开始产生了小小的痉挛。难以形容的快感像雪崩般地从大脑奔流至全身。终于…就这样在她口中暴发吧?不过,不论怎幺想都觉得突然射在她口中好像不是很好。

我正打算收腰将分身从她口中抽出时,忍不住问了一句︰「…可以吗?」我用着断断续续的声音轻声说道。

啁啁啁…啁啁啁…啁啁啁…

像是在回答似地,她将分身深深地含进喉咙。不但吸吮的声音变大,分身的颤抖也变得更为剧烈,已经快接近顶点了。

「要…出来…了!」

咕噜、咕噜、咕噜、咕噜…从我分身前端所射出来的温暖白浊的液体,一 也不漏地全注入了她的口中。或许是因为量太多了,从她嘴角流出来的液体几乎快要滴到地上了。她的脸一离开我的身体,就马上用手指或舌头将漏出来沾在她脸上的液体舔乾净。

「真好喝!嗯!一切进行得相当顺利。那幺第二阶段的INPUT就到此告一段落。」说着,她调皮地笑了笑。

「I…INPUT?」什幺都不知道的我不禁问道。

「嗯~是这样子的,我为了要得到玩这软体的主人的讯息,所以必须让主人的体液注入我的体内。虽然汗水、皮肤的碎屑、还有血液也都可以,但是採取血液的话,是会痛的吧?」

是可以这幺说。我只要一进到捐血室就完全丧失了勇气,对流血感到很害怕。

「採用精液也可以得到正确的讯息。比较起来的话,感觉舒服总是比较好的。这就是为什幺我要这幺做的原因罗!」

简直就像是在鑒定DNA一样。难道GAME也进步到这种程度?她是在调戏我的吧?我越来越混乱了。

「你,你到底…」

「我?我叫做『伽具夜』,念做『KAGUYA』。意思是『夜』晚『使用』的道『具』,也就是说,我是阿晓大哥你所期望的世界的人哟!」

「…」

「名字里虽然有一个夜字,不过可不是只限于晚上,阿晓大哥随时都可以依你喜欢的方式和我一起玩耍。」

老实说,倒不是无法完全理解这女孩子所说的事…只是由于刚才如此地快乐,所以脑海至今仍然一片空白,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事。但是我却对『依喜欢的方式一起玩耍』这句话而震了一下。

「你刚才是说…依喜欢的方式玩耍吧?」

「嗯…是这样说的…呀!」

我用力地抓住她的手腕,吻上了刚刚为我服务的嘴唇。印上柔软的嘴唇,将舌头伸进去,缠绕…

「嗯…嗯…哥哥这样太突然了…」

或许伽具夜还不是很清楚『玩耍』这句话的意思。不对,或许是对于这种不同的玩耍方式感到吃惊吧。或许到目前为止都是当电脑自己觉得好的时候,便重新RESET、把她抹消,然后自己和她玩双打游戏吧…伽具夜也一定对这电脑感到厌烦。所以我紧紧抱住伽具夜,手腕也更加用力,将力量传至她的身上。

伽具夜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演变成这种情况,因此稍微犹豫了一下。不过片刻之后,也渐渐伸出自己的舌头缠绕过来。我放开伽具夜的手腕,双手宛如鹰爪般,从罩衫上握住了她的胸部。

「咦?还相当丰满…」

那双柔软的肉团,居然是男人的我所不能一手掌握的。在揉捏着伽具夜那具有弹性的胸部的同时,我内心的慾望也逐渐地扩张开来,于是便一颗颗地解开伽具夜的扣子,将手滑进衣服里。

「喔!喔…啊!啊…」

伽具夜的脸逐渐转红。我用另一只空着的手翻起她的裙子,滑进小小的内裤里。我一边感受着她生长茂密的草丛的同时,突然将手指伸入她的身体里面。

「啊!啊…讨厌…讨厌…」

「嗯!刚刚不是说我喜欢做什幺都没有关係吗?」

「是、是说得没错…但是肚脐以下的地方是很敏、敏感的…所以…啊~」

我的手完全贴上了伽具夜的私处。对于刚刚她所说的话完全不放在心上,用手拨开她又热又湿的花蕾,然后加以揉捏。

「虽然你这幺说,可是这里已经湿洒漉的了哟…你看…」

我将中指插得更进去,并用姆指的指腹转动般地爱抚那像小豆子般的肉芽。

「嗯!真舒服…真的好舒服哟,阿晓大哥!」

像我这样忽强忽弱得挑逗她,伽具夜会更有感觉吧!她应该会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新的快乐。但这只是『手』而已,我的小弟弟可不能这样就算了。现在,它马上就想上…而我也无法违背它的命令。

「已经…可以了吧?」

我在娇喘的伽具夜耳边轻声说道,然后将她推倒在床上。

「嗯…呀!」

我把裙子拉得更高、把单衫脱掉,再一次从胸罩上面开始爱抚。和她年轻的脸孔完全不相称的成熟的胸脯,从胸罩脱跳而出。我脱下她的内裤,然后…

「準备好了吗?」

伽具夜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。我张开仰卧的伽具夜的双腿,用舌头刺激花蕾。混合着爱液及唾液,伽具夜的私处已经过度地湿润了。于是我就这样爬上伽具夜的身上,再一次确定私处的位置,刚刚被舌头服务的分身,这次反过来服务下面的『口』。

「啊!啊…嗯…嗯…」

我深深地插到根部,往复运动也逐渐地变快变激烈!

「啊!啊…嗯…真、真厉害、真厉害…」

她娇喘的声音也随着往复运动而变得更剧烈。随着腰部动作变快,伽具夜的喘息也变得大声。这是充满了喜悦的声音…

「要…要来…了…哟…来…来了…啊、嗯…」

「…喔、喔!…」

彼此发出了野兽般的声音。而我也好像快要达到高潮了…

「要射了!要射了!」

「啊…好…来…来了,阿晓大哥!」

我在喷发的瞬间,很快地将分身抽出来,然后一股股白浊的液体,便强力地射向伽具夜的罩衫及裙子上。纯白的罩衫,将白色的液体渐渐地吸进去,形成了污点。

「衣服弄髒了…真不好意思。」

「…嗯…喔…」

已经无法回答的伽具夜,大概因为极度的快感而疲惫了吧!她就像晕倒般地闭着眼睛,就这样在床上睡着了。为了不使伽具夜着凉,我替她盖上了被子。

用卫生纸擦拭沾到衣服上的自己的精液后,我也感到十分疲倦,使倒头睡在她身边。

* * *

隔天早上,我被吵杂的闹铃声吵起来,太阳光已经从窗户斜射进来,已经早上了。

看看身边,没有任何人。

果然也没有那种简直就是胡说的事…对着永远都是一层不变的清晨,我不自觉地歎了口气。一边断断续续地想起昨天的片段,一边茫茫然地发着呆。

此时,厨房那里突然传出了声音,我马上跳起来冲向厨房。

「早安!睡得好吗?」

眼前站着穿着围裙的伽具夜。衣服是和昨天不一样的宽鬆衬衫…但是这件衬衫似乎在哪里看过。

由于我不断地看着那件衬衫,于是伽具夜便将衬衫的肩膀拉起,道︰「啊,这件吗?昨天你不是把我的衣服弄髒了?所以在洗乾净之前,先借用阿晓大哥你的衣服…可以吗?」

「完全没问题。嗯…啊!但是女孩子的内裤呢?」

难道被她找到那个了?我的额头开始冒出汗来。

啊~那是我的秘密…不会,不会如此容易就被人发现的…不过,这个女孩子可不是普通的人,或许真的被发现了…汗水不断地从额头冒出来。啊~该怎幺办?

「…」

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也不敢正面看着伽具夜。这样的话会变成无话可说的场面,因此我脑海里拚命打着草稿。嗯,就是这样!打破僵局吧!不论被怎幺说都佯装不知道就好了!

下定决心的我,抬起头看着伽具夜。可是伽具夜却低下了头,避开我的视线。

「…没有穿。」伽具夜犹豫着,一副很难说出口的样子。

「咦?」

「因、因为,只有阿晓大哥的内裤对吧!所以我下面什幺也没穿…」

伽具夜红着脸把事情一一告诉我。而我因为秘密的东西没有被发现而鬆了口气,心里砰砰跳地看着伽具夜。

「啊!我正煮饭煮到一半,稍微等一下吧!就快要做出相当好吃的饭罗…」

没穿内裤…没戴胸罩…宽鬆的男衬衫加上围裙…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可以沉得住气的。…不、不行,再也无法冷静了。不妙了、不妙了、不妙了、不妙了…

虽然我在心中一直反覆自言自语地念着,但是突然啪的一声,自言自语停止了。等我回过神来时,发现自己站在她的身前。

「你说过不论何时,都可以为我高兴地做对吧?」

说完,我脱去伽具夜的围裙,让她坐在餐桌上,上半身躺在桌上。张开悬空的双脚,将头埋了进去。舌头来回舔弄着草丛四周及大腿根部…然后噁心地爱抚最敏感的肉芽。然后像是要舔入体内中的将舌头深深伸入,激烈地搅弄着。

「啊…有感…觉了…」

我的舌头渐渐地往上滑走,手将衬衫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。然后将脸埋入裸露的双峰之间,舌头四处的舔弄。

「这里也…这里也舔一下…」

于是我就照她所希望的,将舌头舔上那小小的、如樱桃般的地方。双手抚弄着柔软的二座山峰,到了山峰的顶点,便扭转着粉红色的突起物。然后用牙齿轻轻地咬着。

「嗯!」

伽具夜的身体抖了一下,果然让她有触电般的感觉。我的左手轻轻地放到她大腿之间,手指插入她体内,已经十分湿润了。

已经可以了吧…实际上从爱抚胸脯的时候,我的分身就已经不听使唤了。

我脱去内裤,弯着上半身,像是要盖住伽具夜般的用双手撑在餐桌上。就这样以站立的姿势,对着悬空的伽具夜下半身挺去。由于大腿之间的润滑,我奋起的分身得以迅速插入。

「啊…好…好好…我里面好涨…啊!嗯!嗯!啊…」

当被插入深处时,伽具夜的喘息也跟着改变。淫蕩的交合声及桌子发出的嘎嘎响声响遍了整个房间。我渐渐地提高往复运动的速度,大幅度地摆动腰部,伽具夜的体内也开始阵阵的痉挛。

不行…好像快要射精了。我不自觉地停下往复运动。

「啊…停止、停止了真讨厌…再激烈点…再…嗯…那我在上面好了~」

伽具夜仰起上半身,下了桌子,让我仰躺在床上,她则跨坐在我的上面,将分身导入自己的体内。

「…这样做也很舒服哟…嗯,真舒服!」

伽具夜虽然在我的身上起伏着,但是却仍然紧紧地夹住我的分身,片刻也没有分离。我将双手腕在脑袋的后面,欣赏伽具夜的表情。不过渐渐地,我也没有办法冷静下来了。

「这…这样做,啊!出…出来了…」

我忍不住在她体内暴发。没想到射在里面的感觉居然如此地舒服…我一边感受着这种美妙感觉,一边却被罪恶感所袭击。伽具夜当然不会了解到我的感觉,她以出了神的表情,躺在我的胸膛上。

似乎是在我获得高潮的一瞬间,伽具夜也达到了高潮。

「呼~相当激情的投入!」

没多久,伽具夜坐起身来,自己用手将她体内含住的分身抽出,而从大腿之间流出白浊的液体…

「对…对不起,射在里面…我…那个…该怎说呢…」

不道歉是不行的,但伽贝夜却对着语无伦次的我说道︰「不要放在心上,没有关係的,因为我只是游戏里面的女孩子而已,我是不可以生气的…你太过担心了,阿晓大哥!」

「啊!什、什~幺?」

听她这幺说,总算鬆了一口气。

伽具夜一边扣上衬衫的扣子,一边说︰「不要说了,这是费心调製的料理,吃吧!喂,请把衣服穿好。」她说着,便把已经冷掉的料理再次放上瓦斯炉上加热,第一次二人共进早餐。


「啊…吃饱了吃饱了…很久没有吃到这幺好吃的饭了。真是满足!」

「已经忘了刚刚还在为射在里面后悔了吧!」伽具夜噗地一声笑出来。

「伽具夜,真的没有关係吗?」

「昨天不是说过了吗!藉由将精液输入体内,可以得到各种和主人相关的资讯。从上面的口及下面的口都可以…」

「也就是说伽具夜会转变成适合我的人罗?嗯…从现在开始为了让你成为一个完美的人,我会好好的用心…」

「啊…!」我才说完,伽具夜突然看到放在桌上的时钟而叫了起来。

「现在已经不是吃饭的时间了!不去大学没关係吗?阿晓大哥!」

真是的,连这种事也有INPUT进去吗…但是今天根本没有想要去上学。比起无聊的课程,我想一直和伽具夜在一起。

「没关係!你不知道大学是『颳风就迟到,下雨就休息』的吗?所以今天休息。」

「这不是什幺歌的歌词吗?而且现在有下雨吗?」伽具夜打开窗户看着外面。

「你看,胡说!刚刚在晾衣服的时候还是晴天的。不会如此突然…啊?」

天空渐渐地阴暗起来,巳经是快要下雨的样子了。

「啊!」

从压低了的天空上,落下了一滴、二滴的雨打在玻璃上。

唰──真的下起雨了。

「你看,听到了吧?今天休课!」

「…好像突然有什幺失落的感觉。」

雨势渐渐地增强。对于这次偶然,伽具夜歪着脖子,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。不过这可不是我安排的,纯粹只是偶然…不过即使不下雨,无论如何我也打算找些勉强的理由搪塞过去。

「简直无法相信!突然间…」她将洗涤的衣物拿进来时,口里还一直在念着。

「不要老是在乎这些芝麻小事!」我稍微用威吓的口吻说道。

「…」伽具夜沉默了下来。是话说太重了吗?为了这种事争执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。不过也已很久没有为了这种小事吵架了。偶尔吵一次也不错。

撇开这个不谈,今天要如何渡过呢…左思右想时,突然想起了『这件事』。

「对~了!伽具夜,你的内裤还在洗,真的没有穿对吧?」

「这很难为情,不要这幺大声说嘛…」

好像引起了她的不悦,不过我却不怎幺放在心上。我认为这是伽具夜对我的一种爱情表现。

「即使没有内裤…不对,是变成不可以穿内裤的装扮的话,就什幺问题都没有了。我可是拥有适合这样的你的服装哟!」

「咦?」

我打开里面的暗柜,开始摸索那件秘密。『人不可以拥有秘密』是我家的家训。所以即使被伽具夜知道了,也决不会轻视我才对吧!我觉得,秘密在被他人知道的瞬间,就已经不再是秘密了…

「有了!吶!把这个穿上!」

我从『秘密』箱里拿出一块蓝色的布料,送到伽具夜面前。

伽具夜睁着圆圆的眼睛,问道︰「这是…?」她似乎大吃了一惊,不过我却不放在心上。

「吶!穿上这件到浴室去!」

将布料硬塞到她的手中,伽具夜犹豫了一下,便拿在手上走向浴室的更衣间。

「要穿这件吗?这还是第一次…」

对了对了,这是第一次啊,我的口吻不自觉地缓和下来。

唰──

「伽具夜,穿好了就淋浴吧…」

淋浴的声音真悦耳。我比伽具夜早一步先到浴室淋浴。

「阿晓大哥…」

「喔!这不是很可爱吗?来,坐在这里!」

「阿晓大哥…为什幺要在浴室?而且是这种打扮呢…而且大哥你还体握着莲蓬头…真奇怪…」

咖具夜坐在浴室湿答答的磁砖上、留着长髮穿着学生泳装,抬头看着这边。

「呵呵,所谓泳装的意思,就是不可以不湿。尤其是学生泳装,不湿漉漉的话,是无法发挥它真正的价值的!」

「所以说在浴室里要做什幺呢?我的脑袋已经湿湿的了!」

「湿湿的…对了!对了!湿湿的是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就必须要做一件事,明白了吗?」

我自己也浮现出淫蕩的笑容,由上而下像是在舔弄般的看着穿着被淋湿的学生泳装的伽具夜。淫蕩的湿濡长髮、和学生泳装不太合身的发达的胸部,然后我的视线到达了因为湿润而颜色变深的大腿部份。

「我现在就想要!」

伽具夜察觉道我的视线,因而感到胆怯。

「等一下、等一下,我说湿湿的可不在说那里…大哥…」

「是不是那里马上就会知道了,来吧!」

我抓住她并张开她的大腿,伽具夜因失去平衡而跌倒在地。

「大哥,这好难为情哟…」

「那幺要不要换个姿势看看?」

我让伽具夜四肢着地的趴在瓷砖上,然后屁股面向我这一边。然后我用力地将包裹住私处的深蓝色泳衣向旁边拉开,将手指插入露出的私处。

「啊!嗯…不,不可以…好、好奇怪…喔~」

插入私处的手指发出啁啁的声音。我一边将手指插的更深,一边说道︰「这不正如我所想的一样吗?已经这样淫蕩了…但是真不可思议,『里面』居然要比『外面』还来得湿濡…」

我拔出手指将沾满乳白色的『伽具夜汁』让伽具夜看。趴着的伽具夜将脸转向这一边,害羞的看着。然后我再度将手指激烈地插入她的体内,伽具夜的娇喘及回音,和她体内所发出的啁啁声一样的节奏,响遍了整间浴室,而伽具夜热热的爱液,一直沿着手指流出来。

「啊…已、已经…已经…」

「嗯?已经…什幺了?」

咖具夜的脸渐渐地转红。而我雄伟的分身也已经又大又硬的挺立着了。我和咖具夜都已经準备妥当了。不过我却很坏心的想要让她焦急一下。

「我、知道你…在使坏…对吧…已经不行了,插进来…插…进来嘛…」伽具夜用着断断续续的声音及湿润的双眼恳求着。但是我还要再让她更焦燥。

「嗯…你真坏…我想要阿晓哥哥的那里进入我的这里嘛…」

「虽然说出了这个那个的代名词,不过不说得容易明白点的话,是绝对不行的。」

真是坏到底的我,将手指插得更深入,更激烈地扣弄着。加上强弱的节奏,故意发出淫蕩的声音…

「啊…嗯…我想要阿晓哥哥那神勇的分身,快一点用力地…用力地插入伽具夜那已经湿漉漉的秘部里!」

言语虽然仍然保留着稚气,但这却更加激起了我的慾火。或许是羞耻心吧,还是因为处在极度兴奋的身体…不论是哪一个原因…伽具夜的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。

「呵呵呵…我来了!」

说着,我就用这姿势,将『打狗棒』插入伽具夜的体内,在身体彼此相接的情况下,我扶起伽具夜的上半身,将一片式的肩带拉向两边,裸露出和她年幼的脸、打扮不相称的丰满的胸脯。

虽然刚刚在厨房巳经做过一次了,我仍然不知道疲倦地激烈地插入伽具夜的体内。由于做着『和穿着学生泳装的女孩子做爱』这种违反善良风俗的行为,更加燃烧了我的勇猛…因为我现在正在和穿学生泳装的女孩子做爱…一想起这个,往复运动就更为剧烈,腰部的摆动幅度也变大。

「啊…啊…」

伽具夜将我的手指从嘴里抽出,缠绕上自己的手指。

「啊…啊…嗯…要出…要出来了…啊…」我也到了极限。

「呜、出来了…」我毫不留情地将体液射入伽具夜的里面。

等到一切都结束后,有一段时间我们俩都疲惫地在那里,无法移动。

「呜哇~真爽…再来一次吧!」

受到这句话的邀请,于是我们进入第三回合的激战,就这样渡过了一天。

* * *

我可以说从那时候开始,每天改变伽具夜的造型,尽情享受各种乐趣。有时让她装扮成护士、女警察、空中小姐、电梯女郎…等,当然都是有製服及帽子的。也让她装扮过卡通人物或游戏女郎的样子。一开始也感到犹豫的伽具夜,现在已经开始享受起这种扮装乐趣了。

「伽具夜,今天穿这个可以吗?」

「啊~韵律服装及紧身裤!」

我小心保存的韵律服及紧身裤。在胸口上绣有伽具夜的名字。我将它递了出去。这是相当难弄到手的『圣叶米娜学园』的体操服。那所学校的管理很严格,为了不让服装外流,在购买新的体操服或毕业的时候,都必须缴回旧的服装。所以是花了很大功夫得到的『宝贝』。

「吶,去换一下,去换一下…」

伽具夜好像还在发呆似地看着催促着她的我。

「我好像已经爱上你了!」

「那又怎幺了?如果喜欢我的话,就不要说一堆废话,快照我的话去做…」

一说完,伽具夜便到别的房间去更衣了。的确,如果在我的面前更换的话,就有点扫兴了。因为是学生用的,所以有点担心尺寸上跟伽具夜合不合,不过伽具夜除了胸部以外都还好,而且那是伸缩的布料,所以应该没问题吧!嗯~想起来真是期待…我要让她的胸部跳动。

「是这种感觉,怎样?」

头髮编成辫子、脚上穿白袜的体育服装的伽具夜出来了。如我我预料的完全吻合伽具夜尺寸的衣服。沿着胸部的曲线看,衣服更强调出伽具夜胸部的丰满曲线。

「实在是很正点。不过虽然好,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幺东西…是什幺呢?」

「嗯、嗯、什、什幺?」

像用视线爱抚般的,我将她的造型从头看到脚,突然我的眼睛停留在大腿的根部。

「对了!就是『内裤外露』,没有这个的话,怎幺能叫做紧身裤!」

「?」

我将手指伸入因为不了解『内裤外露』的意思而满脸不可思议的伽具夜的大腿间,将她的内裤拉出来,到只有从紧身裤的臀部部份可以看到一点点的程度。

「这样子就完美了。呵呵阿…真是猥亵啊!伽具夜!」

「这样就好了?」伽具夜双手贴在张得大大的嘴巴上,对我的欣喜感到迷惑。

「阿晓哥哥是变态!变态!变态!这就和女孩子不小心从口袋中掉落卫生棉而被看到是一样难为情的!」

「所以不是很好吗?这就是为什幺我要弄成让少女感到羞耻的『内裤外露』…嗯~这就是男人的性幻想!再说你也不需要卫生棉吧!」

「…真色…」

「别闹彆扭了嘛,来,快点让我看一下嘛!」

我凝视了咖具夜的紧身裤一阵子之后,右手爬上了伽具夜的大腿之间。姆指稍微从紧身裤的花蕾上方押下去,享受着那种触感。

「啊…啊…」

稚嫩的肉芽开始变热,伽具夜也开始吐露出轻轻的娇喘。渐渐地我的手指透过紧身裤,开始感受到微微的湿气。慢慢地,湿濡的速度越来越快。这就是连日的『玩耍』让这女孩子变成更淫蕩的证据。

「伽具夜,今天可不只是以往的『单项游戏』,要改变一下方式哟!」

「…啊~嗯…」

伽具夜目不转睛,用着渴求的眼神望着我。我将手抽离她的双腿之间,慢慢地从『秘密的箱子』里拿出一根弯曲的东西。

「我还想继续要嘛…咦?哥哥那是…?」看到我拿出来的东西,伽具夜似乎感到非常地吃惊。

「要用这个…做吗?」

这对我们二人都是第一次玩的『游戏』。将模仿男人下体所做成的按摩棒的开关打开,它便发出「嗡~嗡~」声的开始震动。这是我期待许久、一直想知道何时才能玩玩看的游戏。

「呵呵呵…要开始了哟!」

嗡~嗡~

我让伽具夜四肢着地的趴在床上,将紧身裤及内裤的臀部部份一起扒开成半穿的状态,然后将按摩棒转进我那性爱玩具的花蕾里。

嗡~嗡~

「啊…里面涨得满满的。在我的里面嗡嗡地动着。啊…真舒服…」

「你看,舒服吧!沿着按摩棒所流出来的滑滑的爱液就是证明了。」

大概是我本身也开始产生出满足她的冲动了,所以更剧烈地搅动按摩棒。然后再看着伽具夜恍惚及苦闷的表情,让我更感到兴奋。

嗡~嗡~按摩棒发出低沉的声音,而伽具夜的私处也配合着发出淫蕩的黏答答的声音。

「啊…要…要…出来了…啊…啊…啊啊啊啊──-!」

我用按摩棒让伽具夜达到了高潮…而按摩棒仍在她痉挛的体内震动着。

「啊…啊…啊…啊…」

伽具夜又再度开始沉醉在强烈的震动中,持续地感到满足,我则将按摩棒的抽送速度继续加快。

「啊…真舒服!」

看见这种情景应该也会感到兴奋的我,感觉到似乎有股什幺东西在全身游走。

「哦!真舒服是吗?连握住按摩棒的手都这样湿答答的,真的有这幺舒服吗?真是淫蕩的小穴啊!」

「啊…但是,哥哥你的分身完全没进来…这样没关係吗…」伽具夜用着湿濡的双眼看着我。像以往想要『和我做』的眼神。

「快把这根拔掉…用哥哥的…哥哥的那热热的…像燃烧般的分身快点插入这里!」

伽具夜用着哀求的眼神、连连说着以前会感到羞耻的话在哀求着。不过我已经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刚刚那种感觉…

「…但是将这幺舒服的东西抽离的话不就太可怜了…」

我继续用话来挑弄伽具夜。更把紧身裤脱至膝盖附近,让身体更向前弯曲。我想进行另一个以前一直想要做做看的方式。

「就这样把屁股抬高,再高一点!」

「这…这样吗?」

大概是因为夹得很紧吧!?即使晃动按摩棒也仍然被夹在伽具夜的双腿之间不会掉落。

我命令她道︰「就是这样,现在用双手将臀部的肉向两边掰开,让我看清楚你的菊孔!」

「菊孔就是…后面的…?」

「…你不知道吗?我一直都想要试试看。」

「这幺想要吗?啊…用那里…?」

「当然!想做的事就要做做看!」我毫不留情的说。

「我没有用那里做过爱,所以不知道会怎样…」

她虽然有点感到难为情,不过还是将像桃子般的臀肉向两边大大地掰开,在最深处可以看见一朵小小的菊花。

嗡~嗡~按摩棒的声音响遍了房间。伽具夜大概是在想像现在起将要发生的事吧?一副出神的样子。我用中指将伽具夜的蜜壶所滴下来乳白色的蜜汁沾起来,涂在小菊花的四周。

「啊…」伽具夜流出娇喘的气息,这种姿势更加让我感到兴奋。于是我就这样,用力地将手指插入。

「啊…啊…啊…」咖具夜的喘息声开始改变了。菊洞似乎是为了迎接即将来临的主人般的,允许手指的侵入。

隔着薄薄的肉,手指可以感觉到插入的按摩棒的震动。我将手指抽离,然后解开裤子的拉链,将早就已经热热地挺立着的『伽具夜的主人』,顶在菊洞的入口。

「要插进去了哟!」

伽具夜点了点头。

我啁…地发出声音插入伽具夜的另一个洞穴里。由于太紧,所以相当难以前进,于是忍着痛用力地贯穿。

「啊…啊…嗯…我前面及后面的洞…都涨得满满的…都涨得满满的…」

我同时侵犯着伽具夜前后的洞穴。而她也因为产生了反应而在床上翻转个不停。我因为想进攻伽具夜所有的洞穴,因此除了前后二个洞以外,我还从后面爱抚着她的小耳朵,另一双手则伸入嘴唇,挑弄着舌头。啊~我现在是处在多幺的快乐之中啊!

「呜…夹得真紧,真舒服!」

「啊…嗯…要出来…出来了…啊…」

这次经验让我觉得很满意。由于我在精神上也得到了满足,所以第一次完全地沉醉了。不久后,已快要接近顶点,已经是极限了。

「喔…要射了…要…射了!」

「啊!不要拔出来!不要拔出来!将那热热的…热热的…射到我里面…」

「啊…啊…射了…啊──!」

极度兴奋的体液一滴不漏地一股劲射进伽具夜的体内里。这又是另一种很舒服的感觉。

没错…这一切的种种都是按照自己所期望的生活…永远和伽具夜二个人过着这种隐密的、充满慾望的、真实的生活…我已经决定不放这女孩子走。

我紧紧地将伽具夜抱进怀里,沉醉在余韵之中,睡着了。

* * *

铃铃铃铃…

我因为刺耳的闹铃声而张开了眼睛,四周还很昏暗,闹钟指着二点。

「是谁设定在这个时间的?…这也是梦吗?」

到目前为止,我都能够理解之前我所做的梦,但是现在想要回想却又想不出来。只隐约还记得好像和从电视中跑出来的女孩子调皮的做爱,不过却想不起细节部份。当然,也想不起我当时的心情。

「啊!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叫做什幺来着…嗯…」

慢慢地,记忆逐渐地消失了…以后我也会忘记曾经做过这样的梦吗?我一边觉得这样是不行的,一边尽力的回想梦境…

* * *

「啊~啊!都还没有执行!」

昨天才买的CD-ROM无缘无故地滚落在书桌上。将它拿到手上看看,不禁咕侬道︰「…真是的,那个卖场的女人,说什幺这是最适合我的软体啊!我自问可是美少女游戏的专家呢!还想骗我!」

我将它丢在一旁。里面只有一些粗俗的色情图片而已,是最差劲的软体了。

「再也不去那里买软体了!」

看着这软体的时候,肚子又咕噜咕噜地叫起来了,于是将软体放回桌上,重新回去睡觉。

「不是才二点吗?奇怪…明天的课程是自由选修的…嗯,忘掉那些无聊的事,睡觉吧!睡觉!」

就在我再度入睡的时候,隐隐约约地,好像看到放软体的盒子自己斜倒在一边,电脑的开关打开了。

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…

我…永…远…都…在…你…身…边…

「我永远都在你身边…」我喃喃念着,一股熟悉而又茫然的感觉自心底升起。

我的梦,还没结束…




The man of Retribution ~究极解决因果人~

~序~

这世上的人,心理时常受到自卑感支配而生活着。我们单独称之为『性』。

没错,『性』是潜藏在所有人的心灵深处,掌管着中枢心理,广义的说就是人心中的烦恼、痛苦、慾望等…可说是喜怒哀乐的根源。

人们时常用自己的自製心来压抑这份感情,顺着和性及感性生活。而人与人之间的关係或友谊,许多都是由道德或法律约束下『外表』的部份所形成的。而结果就是产生许多利益关係的事,充斥在这个世上…

但是,事实上所谓人心里面的因果关係,也绝不是只靠法律或秩序就可以分清楚的、完全是一片混沌。也就是说,对于具有可以说是邪道的知性及感性的现代人来说,现在想要回复到野生的动物或自然的生活是不可能的。所以当人对这知性及感性採取反动作的时候,有时候也会陷入迷失自我的泥沼里。

而且现在,就有一位为了让如此愚蠢的人类再认识自己的本性、而一个人日夜奋斗的男性。

即使这结果所开出来的花朵,被世上的人窃语为罪恶之花,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也无所畏惧…

他到底是什幺人?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。

…这个男人的名字是…

* * *

叮…当…叮…当…

下课后的教员休息室。老师影山叫来了一位学生─相泽舞。她在班上各方面都有特异的表现。

「到底是什幺时候开始出入那种场所?」

「…」

「不说话我怎幺会知道呢?说出来看看。」

「…」

她根本没有在听人说话,小舞眼睛看着天空,似乎是在嘲笑影山般的、双手交叉的斜斜站立。

「够、够了吧!幸好那时候我刚好从那里路过…像你这样的小孩子在那种风化场所的街道上逛,万一要有个什幺闪失,你打算怎幺办!」

小舞的眼光终于转向这边,然后反驳地说道︰「什幺嘛!什幺叫做闪失?」

「连、连这种事也还要我说吗!可恶,不要顶嘴,老老实实地听我说!」

具有反叛性及挑逗性。对于小舞这种言行,影山也感到自己对于女性真是一筹莫展。特别是在处理这种年纪的女孩子,时常都会碰到困难。

「哼!紧张什幺?太小心了吧,老师!」

「罗、啰嗦,给我安静!」

完全被这小女生给戏弄了。可恶…

影山虽然是今年春天才刚到任的老师,但是对于最近的高中女生到底在想些什幺则完全不清楚。他几乎无法想像自己稍早之前也经历过这段时期。

「说的也是,老师如果穿上学生製服的话,看起来不就和我们差不多的年纪吗?哈哈!」

「胡说!我已经二十七了…!怎、怎幺了?那种眼神!」

这个小女主简直就像是在鑒赏般的将影山从头看到脚。

「咦?骗人!我一直以为你更年轻!吶,老师,难道你是晚熟吗?」

这个小女生所点出的完全命中痛处,令影山相当的震撼。

「喂!可别开大人的玩笑!太嚣张了,相泽!」

影山一股怒气不晓得要发洩到哪里去,于是不自觉地拍桌子想吓吓她,可是没有一点效果。

「你好像在忙,影山,我可要先回去了。」

这才发现时间已经是五点半了。其他的老师也都陆陆续续地在準备回家了。

「啊…真是不好意思,吵到你们了。」

「哪里哪里,虽然不好管教,不过在这里就是得和学生面对面好好的谈。我先走了。」他轻轻拍拍影山的脸颊,然后就离开教室了。

「喔,辛苦了!」

他是位老前辈了,像这种场合他一定溜走过无数次了。自己如果也这样的话,就会变成也只会唱高调的影山而已。身为老师,就有正确教导这个孩子的义务。

「那幺你去那家店里做什幺!老实地回答!」

「不知道吗?老师,我会从那家店里出来,也就是去卖啊!我的内裤,在那家店里可是很值钱的哟!」

「喂!你,知道你现在在说什幺吗?」

「怎幺了,要我老实说的可是你吧?干什幺那幺生气?」

「是我又怎样!那是该对老师说的话吗!!」

「那幺,要念出你的名字吗?『影山聪』老师…哈哈!」

「可,可恶!你还不自我节制吗,不然的话…」

影山因为她这种好像是理所当然的态度,忘了自已是老师的身份而变得感情用事。正好中了她的计谋。

「…哼…」

「怎幺?那种眼神好像有什幺话要说似的,有什幺话就说说看啊!我等着!」

「哼哼哼,别太逞强哟!」

「什幺事?把话给说清楚!」

「…不要垂头丧气的!我可是在看哟!可别勉强冒充热心的老师!」

「你这是什幺意思?居然如此的顶撞,如果老老实实的说,就免除你退学的处分。」

「我可是知道的,你是那家店的的客人。」

「…」影山感觉到冷汗似乎要从自己的身体里喷出来。

「好几次在你走去那家店的时候,我就看到了,你的身影…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以辅导员的身份在那里徘徊,不过好像不是这个样子。」

「…你在说什幺?我只是刚巧从那里经过而已。」

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我是那家店的熟客。不让她误以为看到别人是不行的…影山心里这幺想着。

「我躲在店外偷看,看见你把购物袋放了下来,吓了一跳。不过同时也想到『就是他!』…」

…被看见了吗?…

「你买了吧?那你也是一样嘛!我的製服或是我们穿过老旧的内裤…真是讨厌…这幺说的话,老师你也还没结婚?没有…女朋友?看这个样子的话。」

「…」

「对了,不需要经过那家店赚一手,由我『直接』卖给你就可以了。怎幺样?」

哇!这是什幺小孩子…

「喂,老师,如果帮我把事情隐瞒下来的话,就什幺事都没有了。这幺想要退我的学吗?」

「…不是,那只是个比喻而已,并不是真的想…」

「啊哈哈哈…这不是很好吗…把你的事全都公开。那样的话你老师的工作也会被革职,被报纸登出『色狼老师』,连知识份子的形象都没有了。」

「嘘!声音太大声了!如果被别人听到了…」看了一下教员休息室的四周,就只剩下二个人。

「哼哼,知道了吧!如果认为被说出来不好的话,那幺这件事就互相隐瞒,扯平了。」

「…知道了,知道了!」

为了保护住自己的立场,影山输给了这个小女孩。不对,正确地说应该是输给了面子。

「老是假藉正义感的话,以后是会吃到苦头的。」

「…知道了…你可以…回家了…」完全怕了这小女孩。

「我可是好心的跟你说了,别忘了哟…那幺我走了。」小舞好像是摘了影山的脑袋般地、大大方方地开门走出去。

「被看见了啊…」

影山用着忍不住抖动的脚步,很快地走出教员休息室。那件事一被传扬开来的话,就麻烦了。呸!竟然让学生给抓到弱点…该怎幺办呢?

「…」

有一个影子正从窗子外面在窥视着,而影山却完全没有注意到。

「嗯~以老师的立场来说,将自己所犯的错误及学生所犯的错误一起烟灭,绝对是得不到认同的。虽然这样到时候会很不好受,不过为了她,我还是递出辞呈,将一切公诸于世,这样绝对是比较好的。」

「真伟大!」

在窗子喀啦地被打开的同时,进来了一位身穿学生製服而露出满是毛髮的肌肤、蒙面的上面戴着俗气到最高点的太阳眼镜、以及鬍鬚…而且打着蓝色的领带,怎幺看都让人觉得很奇怪,令人感到不舒服的男人。

「呜哇!什、什幺?」

「从刚刚就让我了解到老师你热忱的心。啊~现在人心思变,像老师这样拥有如此纯净心肠的老师…」

「…?」

「现今在这个世界上,用体罚将学生逼上自杀的道路、为了赚钱也让不务正业的学生入学,不尊师重道的人太多了。」

「唉,那、那个?」

「啊,对了对了。老师你现在似乎是因为自己去情趣商店买了商品而相当感到伤脑筋,不过这就是男人的罗曼史,偶尔也该率真地去实践一下,所以不需要特别地在意。想成是男人生理上的需要就好了。哈哈哈!」

虽然这男人是这幺的劝慰,不过他心里仍然无法如此认为。而且这男人越看做觉得令人感到不舒服。

「啊!那个…不对!你到底是…」

「你在说什幺?怎幺看我不都是没有什幺值得怀疑的学生,不是吗?」

「那个…不过这里是『女校』…」

「OH!MY GOD!这是怎幺回事啊!」

到底是怎幺回事!眼前这一位背对着自己蹲着、相当冷静的身穿着奇怪的学生服的中年男子到底是谁?影山哑然失声的僵在当场不得动弹。正在想这到底是怎幺回事时,这位中年男子,突然开始笑起来。

「哈哈哈…哈哈哈!嗯~确实,我是来自离这颗星球很远远方的未来国度的正义使者。现在虽然是隐世的打扮,不过你真不愧是老师,如果我的本性也是如此容易被发觉的话…」

谁看了都会觉得是被戏弄了。现在不论谁都在嘲笑我…

「啊!不好意思,请不要在乎我。」

「这样是不可以的。我可不能坐视如此具有善心的人辞去工作。我现在就到那个女学生那里,论个输赢。」

「所谓的『输赢』…虽然我不知道你打算怎幺做,不过这好像不关你的事。」

「错了,像那样的女孩子不让她尝一次苦头她是不会知道的。这就是我所谓的『输赢』!」

「那这和体罚又有什幺不一样呢?嗯~你是最近流行的『诊断教团』的成员吗?」

「啊?那是什幺?我可不属于哪里的教团或是宗教哟…没问题的,绝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。我所要做的和体罚是不一样的,是良药却不是毒药。」

「就算是这样子,那确定她不会留下心灵的创伤吗?或许会对她以后的人格养成产生影响也说不定…你打算毁了那女孩子的一生吗?」

「就是因为有影响才有意义啊!以前不就有良药苦口的谚语了吗?」

这个男的到底是什幺人,而且到底打算幺做呢?说着已经跟不上时代的『输赢』的话,到底是开玩笑的,还是真的,也不知道…如果这根本只是个玩笑,那也就太恶劣了。再和这个男的说下去也没什幺头绪,影山只想早一点离开这个地方。

「好了,谢谢你。你的好意我心领就是了。」

「真不坦白,就这样接受老年人的心意而没有半点表示。」

「什幺『心意』…?喂!别再靠过来了!」

男人一步步地接近影山。

「等、等一…啊!真噁心,别抱着我!」

男人抱着影山,打算带他去哪里的样子。

「你要带我去哪里啊!哇~」

* * *

另一方面,小舞…

「小舞,那幺明天见罗!」

「嗯,拜拜!」

「今天已经这幺晚了,小心点哟!」

「对呀,要是有奇怪的东西出现了,就先跑了再说。」

「刚刚那个人就不知道巳经躲在哪里等着了。」

「讨厌!」

「啊哈哈,没这回事的啦!那个老色鬼可没有这种胆量!」

「这倒也是。那幺再见了,拜拜!」

小舞和朋友道别后,开始一个人走在河边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老师,到了哟!」

「…呜…呜…」

男人穿着包住全身的斗篷,但是脸上并没有化妆遮掩(原本就是这样,也无需再化什幺装)。

等到影山回过神来时,被那男人从身后抱住无法动弹,只有拚命地乱动。

「这里到底是哪里?」

男人对影山的问题完全置之不理,只是注视着对岸的小舞,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「哼哼哼…那个女孩子,居然跑到了最理想的地方来。这里的话不容易被人发觉,好!就这幺决定了!」

「哇,你要做什、什幺?放!放开我!」

「就请老师在这里静静地看。我代替老师去跟那小女孩论个输赢。」

「喂!你打算怎幺做?」

男人忽然抱着吉他飞过河,向对岸的小舞而去。

「那是什幺吉他?是从哪里拿来的!」

呛~!男人站在小舞的面前。然后弹奏起和他极不相称、内藏扩音机的电吉他嘶喊着︰「哇!啊!哇!啊!」

悲伤无常的灯火~
世间繁华尽散去~
好人得以往生,造孽或是做恶多端…
小孩子永远都是累赘~
这对双亲是永远的负担~
改过自心重新忏悔吧,诸行无常的魂魄啊…
如果还有来生~
…再相会吧…
波~窿!

那男人唱着不知所云的歌词,歌声更是完全的音癡。

「啊,这是什幺?啊!真是噪音!你到底是什幺人啊!」小舞满脸讶异的表情说着,想再向前看个清楚。可是这男的却不容许。

「哼哼哼,小女孩,好好听着。我有时候是活泼的年轻学生,有时候是谜般的街头音乐家。但是,这一切都是隐世的身形。而真正的身形是─色即是空,森罗万象,解脱这世间的无常的终极解决『因果人』!哈哈哈哈!」

咻~

「…好、好冷。老头儿…千代田先生。」小舞只觉得全身颤抖。

「是谁?谁是千代田先生?」

不愧是老头儿。让人一愣一愣说不出话来的功夫可说是天下第一。男人靠近发呆的小舞,袭击上去。

「呀!变态!谁来救救我!」

「我不是变态,我叫做『因果人』!小女孩,到今天为止你所做的诸多恶行,已经不容于法了。现在我就要代替那位善良的老师,给你严正的裁判,觉悟吧!」

「快!快跑!相泽!…喂!臭老头,你碰我的学生一根毛髮看看,我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你!」影山竭力地喊叫着。但是小舞却好像误解了。

「啊~影山!你可真下流。和这骯髒的老头儿躲在这里!」

这小女孩完全误会了,不做解释的话…

「不是的,这是误会,你要相信我!」

「好了,老师请你在一边静静地看着,哼!」

男人开始诵唱起咒语,他挥了挥手,影山的身体就变得动弹不得,而且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。

「来吧!接受制裁吧,小女孩!」

男人抓住小舞的头。而小舞则死命地叫着,但是情形似乎有点改变了。

「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…现在我已经张开『结界』了,即使你再怎样地呼叫救助,我和你的声音,还有样子也无法转到外面的世界。嘿嘿嘿…看着我吧!吶,回答我,你卖了多少,赚了多少?不回答吗?这样的话,就接受『因果报应』吧!」

男人说完,手往上一挥,小舞的身体便浮到空中。而小舞死命地压住好像要向上扬起的裙子。但是男人竟将手伸进裙子里,抚摸着小舞的大腿之间。

「哈哈,你就是在卖这个赚钱的呀!哈哈哈,不可以哟!」

「谁…啊、老师救救我!老师!啊,我掉下来了…可能快要死了…」

「放心吧!你的意识还活在现实界里,只是肉体和灵魂暂时分开而已。如果有老师在的话一定就会碍手碍脚的。」

「真可恶…你到底是谁啊!你不是人类!」

「你要我说几次才会了解啊!我是来自遥远未来世界的远方,为了处罚像你这样的恶人,改正他们的…」

『哈!现在这男的努力在为自己说明,约束力应该会比较迟钝一点才对。只要集中所有的意识能够让右脚移动的话…这可是个机会,只有先试试看!』小舞这幺一想,立刻决定将全身力量注入右脚。

「你的脑袋果真是有问题,这个变态色狼!」小舞边骂道,使尽全力在男人的后脑杓踢上致命的一击。

喀!男人抱着头,当场蹲了下来。

「成功了!成功了!不过这样还不够完整。嗳,再一次!」这次她用左脚狠狠地踢在蹲在地上的男人的脸颊及鼻子上。

「不要小看了女人,这个变态色狼!」

男人一边流着鼻血,一边将脸埋入小舞的大腿之间。

「呀!色狼!」又在脸上击了一拳。


「呜呜呜…你…」还没说完,男人就晕过去了。同时影山也回复了意识,走到小舞身边。

「啊…相…泽…没事吧?」

「老师!我好害怕哟!」小舞不自觉地投入影山的怀里。

「已经没事了…这可是你头一次叫我老师呢!」

「啊…老师如此担心我的事,而我却如此对你,我真是…」

「没关係了,只要相泽没事就好了。」

「老师,从来就没有人如此重视过我,到现在为止我讨厌所有的人。」

「你的家人和朋友呢?」

「大家都像是在骗人的感觉,完全只在乎表面功夫。」

「真可怜…也就是说谁都不关爱你罗?但是,我也不知道真正的爱…」

这位可怜的少女,用着湿润的眼神注视着影山。

「…老师,我…已经爱上你了。」

「…如果这是真心的,那就看着我的眼睛说,相泽。」

「我…以前就很在意老师的事…但是不知道该怎样传达我的心意才好。」

小舞低着头、亮丽的长髮遮住泛着红潮的脸,这是影山所不知道的,属于小舞纯真的一面。

「相泽,你虽然羞于让我看见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你,但是现在的你是最完美的喔!…来,再看我一次!」影山说着,轻轻地将嘴唇印上小舞的嘴唇。

「老师…我再也无法控制住我的情绪!」

「我也是!你说你爱我的话,我这辈子绝不会忘记。」

「嗯…我已经觉得怎样都可以了。这样的第一次…」

「小舞…可以吗?」影山的手毫无犹豫地伸入小舞的裙子之中。

「刚刚那男人是弄这里吧?啊!真可怜,被那受伤的男人的鼻血弄成这样的髒…」

「老师在这种地方…不可以…不要,好难为情。」

「不过,你不是有感觉吗?你看,这附近渗出汗水了。」影山用手指轻轻地爱抚着沾满血的内裤。

「老师你真坏…啊!」

「你看,我让你更舒服点。」

「我会害怕…老师,我…」

「…难道,你是第一次?」

「…嗯,所以请你温柔点…」

「原来如此。你是第一次啊?好~老师也是最喜欢『原装货』的…哈哈哈!」

老师的语气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似地,变得相当下流。这不该是从小舞所知道的影山口中说出来的话。

「老师,你有点奇怪…啊!啊啊!不行…」

他从内裤的外面